济南的秋天

无恙文字:

文/无恙

.

“……那城,那河,那古路,那山影,是终年给你预备着的。可是,加上济南的秋色,济南由古朴的画境转入静美的诗境中了。这个诗意秋光秋色是济南独有的。上帝把夏天的艺术赐给瑞士,把春天的赐给西湖,秋和冬的全赐给了济南。秋和冬是不好分开的,秋睡熟了一点便是冬,上帝不愿意把它忽然唤醒,所以作个整人情,连秋带冬全给了济南。”

——老舍《济南的秋天》

.

老舍在写《济南的秋天》的时候,济南还是一座古城。现在,济南古城的影子小了,取而代之的是说高不高的楼,说好不好的商场,拥挤着将近七百万的人口。他们说新建的那个什么中心是华东第几高楼,我也没看出哪里高来,至少是没看出哪里好来。太高的东西是很浮躁的。

济南是一座我呆惯了的城市,我很少有离开济南的时间。这里是家,无论什么季节我都是熟悉的,更何况是这最富有诗意的秋天。只是,随着年龄的增大,我欣赏秋天的时间越来越少——曾经的我可以跑上半天、一天,终日都在秋天的大明湖畔玩耍。那时的看门人认识我,我们家去是不需要票的。那个时候我才三四岁,不知道秋,只知道落叶是好玩的。

.

小学,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秋。

我的小学,和初中一起,长在山大千佛山校区的院落里。老一辈的人多称之为“山工”,其实就是山东工业大学和山大合了,换了招牌。这个校园不大,却很安静,里面附属的中小学就更是狭小、更是宁静。

我家也住在这个安静的地方,就在小学楼边。两分钟,我便到了,比学校要求的时间要早一个多小时。我在这里待了九年,这九年我都是这么早到。

有一天,大概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我正往学校走,想着如何无所事事地度过一个人的半个多小时。突然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黄色——还有红色,那种我最喜欢的红色,也是我一直最喜欢的颜色。落叶的红色,比国旗的红色更优雅,比日落的红色更平易近人。

造物主最优雅的艺术品,像地毯一样,铺满了整个校园。

我站在每一个我能站的校园的角度观察这片黄与红的宁静。真是奇怪,最热烈的两种颜色构成了最优美的诗意。每一个角落都是诗,每一片叶的沧桑都意犹未尽。在我遇到我爱的她之前,这是我遇到的最美丽的景物。

二十分钟。我足足享受了二十分钟,然后就有老头过来,要扫掉门口的叶子。我一看他拿起扫帚,就过去拦他:

“大爷,你不能扫!不能扫!”

大爷肯定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:

“好好好,不扫那边,大爷只扫门口。那边,里面,都留给你们这些勤劳的值日生!”

噢,对了,我们组今天干值日。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小袁比我晚半个小时,他永远是第二个到校的。他很勤劳,老师常常夸奖他,于是他志愿做了劳动委员,还当了永远的值日生。他冲进门,拿起扫帚,冲出去,专心而疯狂地扫起落叶。顿时,落叶生动了。落叶跳着舞,唱着歌,然后在角落集合,最终消匿了。

我不能阻止小袁。他的行为是受到老师表扬的。可老师为什么要鼓励我们扫掉如此美好的东西呢?我一直不懂。后来懂了,也装作不懂。

这样的秋天我看了九年。红叶总是落了扫、扫了落;长了落、落了长。这就是秋天的道理。

.

上高中了。

我上高中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——我不喜欢我所选择的这所所谓的重点高中,但我最喜欢的女生选择了这里。我有一万个理由不来这个地方,但它们全部被一个理由打败了。

这里的叶子是物业扫,他们扫得很勤。家不近了,我再也无法早到,于是就久违了校园里满地的落叶。高一的时候还有时间跑去母校看看,后来却被作业压制住了。

但秋天是美丽的。我爱上了秋天的雨。

你应该来济南听听秋天的雨,她的声音,她的感觉,清澈而又缠绵。这是离人的忧伤,玉笛的萧索。

秋雨飞声
散入西风
何人哀怨
莫念旧情

这遍是济南的秋雨,我与这秋雨是心心相惜的。我来到了这个不如意的学校,咫尺天涯,见不到如意的人,说不上如意的话,只能写诗。秋天,是秋雨陪着我写诗。我为所爱之人写诗,她为我伴奏。

你应该听听济南温柔的秋雨。这是诗的歌喉,静静安抚着离人的心。如果你离开家乡,来济南吧,这里有济南的秋雨。

.

感受济南的秋天,一定要在济南的秋天散步。

济南的秋天是温和的,我经常在这时候散步。其实,是每天都走四十分钟回家。这时,你一个人走,是感受不到萧瑟的;若你觉得有一个人陪着你走,那便是秋天的诗意。

这个诗意或许是月亮,或许是明星,或许是街灯,或许是你自己的呼吸声——来感受一下吧,终究是不一样的。夏天太热烈,冬天太严酷,春天太矫情。别的地方也是没有的——济南三面环山,其实是给秋天开了一个口子,让她带着温柔迎接世人。

带着爱人来散步吧,这诗意会是浪漫。幽灯暗路,在济南秋天的诗意下是没有恐惧的。她不会吓你们,只会轻轻地将你们靠拢。搂着你的爱人走在冬天的济南,就像走在肖邦的夜曲中一样——轻柔、舒缓;爱情充满着期待,分离是又依依不舍。这是爱情的感觉,这是秋天济南的味道。

评论
热度(11)
  1. 下一刻无恙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© 下一刻 | Powered by LOFTER